新格格党 > > 白月光他回来了 > 第42章 暗无天日
    一步之遥, 现在却好似咫尺天涯。

    谢小晚凌于半空,额前的发丝散乱飞舞,遮住了些许视线。他微微侧身, 看向了身后。

    一道锐利雪亮的剑光割开夜幕, 留下一道狭长的痕迹。

    只是剑光的维持时间并不长,在击溃了豹灵之后, 就缓缓消散在了月光之下。

    叶荒脸色一白, 唇角流淌下了一道血痕。他的舌尖缓缓舔过嘴唇, 在血腥味的激发下, 眼中凶性毕现。

    片刻后, 在不知名的角落中, 缓步走出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谢小晚投去了目光, 先看到的不是来人的模样, 而是持剑的手, 那手指白净修长,就犹如上好的玉石,不沾染一点凡间的尘埃。

    叶荒率先说出了来人的身份:“云竹君……”

    沈霁筠面色如常, 手中持着一柄出鞘的长剑——方才的那一道剑光,便是出自他之手。

    沈霁筠出现得太过于及时了, 不禁让谢小晚怀疑,这人是不是一直暗中守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一时间,情况变得复杂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谢小晚只是想尽快离开东荒避开危险, 可没料到先有叶荒拦路,后又出现了沈霁筠。

    以这两人之力, 想要留下他一个人, 可谓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在这番情景之下, 就算飞舟近在咫尺, 谢小晚也不敢轻举妄动,只站在原地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风声呼啸,月色朦胧。

    叶荒不慌不满地说道:“云竹君,我想,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沈霁筠沉默地收剑入鞘,剑刃与剑鞘摩擦,在四周回荡起了“锃”得一声。

    叶荒扯出了一抹笑容,继续道:“既然如此,不如我们先携手将人留下来,其他的再另做打算,如何?”

    叶荒的计划坦荡,并不怕他人知晓。

    谢小晚自然也听到了,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若是沈霁筠真的要动手留人,他怕是离开不了东荒了。留在东荒,不仅要警惕暗中的危险,还要与叶荒等人周旋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一幕,谢小晚就不免头疼。

    他凝眸看向了那道天青色的身影,等待着回答。

    叶荒同样在等沈霁筠做出选择,在他看来,这个问题根本没什么好犹豫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沈霁筠朝着谢小晚所在的方向迈出了一步。

    谢小晚的脑海中冒出了两个字——完了。

    叶荒的心情却与他截然相反,脸上洋溢起了灿烂的笑容:“小晚,东荒的景色宜人,还是留下来再多住一段时日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就见沈霁筠的脚步一转,直直地对上了叶荒。

    谢小晚一怔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做什么?

    沈霁筠手持着剑刃,虚虚点在地上,挡在了谢小晚的面前。他平淡地说:“你若是想走,便走吧。”

    叶荒同样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锐利的目光穿过了挡在前面的人,直勾勾地看着谢小晚:“你选择放弃,可我不会,这是我的小晚——”

    伴随着话语,隐隐传来了一声野兽的怒吼。

    叶荒猛地冲上前去,在夜色中化作了一道残影,伸手就要抓向那袭红火的身形。

    可他的手指与红影失之交臂,反倒是撞上了冰冷的剑刃。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两者碰在了一起,发出了金玉开裂的清脆声响。

    沈霁筠稳稳地站在原地,任由狂风席卷,他的背影挺直犹如青竹,自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不管叶荒使出了什么手段,都无法越过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谢小晚见状,不再犹豫,一跃登上了飞舟。

    早在飞舟上等候着的妙音连忙伸手扶住了谢小晚,口中说道:“楼主小心!”

    谢小晚在甲板上站稳,向下看去。

    在冷清月色下,唯有沈霁筠一人站立在空旷的街角。

    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而飞舟一旦起飞,日行千里,转眼间就能离开东洲主城,将一切的过去都抛在身后,不用为之烦恼。

    终于可以结束了。

    谢小晚这么想着,却意外地对上了沈霁筠的眼神。

    云雾升腾缭绕,一丝一缕地扩散了开来。

    可在茫茫云雾却遮挡不住沈霁筠的目光,那就像是一汪湖水,看似平静,却承载着许多的情绪。

    谢小晚有些看不懂,却也不想看懂。

    他正要收回目光,却听见耳边响起了一道沙哑的声音:“小晚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的手扶在了围栏上,动作也停顿了下来。

    时间好似在这一刻被凝固拉长。

    沈霁筠抬起眼皮,望着那张熟悉的面容,缓慢地说:“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——你问我,我如此费尽心思地想要再见到小晚,是为了什么,又是想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,我不知道,现在,我想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的眼睫颤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阵狂风吹过,吹散了沈霁筠的发鬓,他的眉眼俊秀清逸,一如当年初见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飘散在了风中:“若是可以,我希望……再也不遇到那个少年。”

    他留给了谢小晚什么?

    除去凡间的三年时光,便只剩下斩断因果时的无情一剑,还有望山宗上的伤痕累累,以及……山崖之上那决然的一跃。

    除了痛苦与伤害之外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,不要再遇到他。

    而那个灵动的凡间少年,也能够无忧无虑地长大,或许会有一个真心疼爱他的夫君,两人能够携手到老直至白头。

    那将会是……幸福无暇的一生。

    沈霁筠的心口传来一阵彻骨的痛楚,在阻止着他继续说下去,可他却硬生生地咽下了咽喉间的腥甜,缓慢地说:“虽然现在已经晚了,也没有用了,但……”他顿了顿,吐出了两个字,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抱歉。

    ——是对那个凡间少年说的,也是对面前的风月楼主说的。

    少年的一生,终究是毁在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资格去肖想其他,也无法去请求原谅。

    只能日复一日的被困在悔恨之中。

    飞舟没有停留,很快就消失在了云雾升腾间。

    而沈霁筠手中握着的剑刃“叮”得一声碎裂了开来,世间无敌的无情剑化作了无数细碎的冰凌。

    叶荒艰难地站了起来,他受誓言所限,无法离开东荒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飞舟离去。

    待回过头来,看见沈霁筠的模样,忍不住出声嘲笑道:“哈……现在你又在装什么深情?晚了吧。”

    沈霁筠没有理会旁人的言语,独自阖上眼皮。

    深情……

    他自以为无情道大成,可未曾,想到头来一切都是笑话,“情”这一个字,他从未勘迫过。

    沈霁筠周身的气息涌动,修为一落再落。

    化神巅峰、化神、元婴……一直近乎于无。

    隐隐间传来“咔嚓”一声。

    一直摇摇欲坠的无情道,终究是毁在了这一刻。

    沈霁筠的修为尽散,化作了乌有,成为了一个彻底的凡人。

    他自己却丝毫不受影响,步履缓慢,却坚定地走入了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叶荒看着他的背影,自语道:“从今日起,修真界怕是要少一位云竹君这般的人物了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飞舟神速,能够一日千里。不过瞬息之间,便将东荒的纷纷扰扰甩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谢小晚站在围栏前,漫无目的地望着底下聚散的云雾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妙音走出了船舱,手中端着一盘新鲜的瓜果,见围栏前的身影一动不动,开口说道:“楼主,还有一段时日就到风月楼了,不必过于担心,还是先坐下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谢小晚担心的并不是暗中的危机劫难,而是其他的事情,不过他也没有对妙音解释,只点了点头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他懒散地坐在了湘妃竹榻上,一手撑着下巴,又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碰触了一下果盘中的葡萄。

    葡萄水灵,还沾着一些晶莹剔透的露珠,令人一看就口齿生津。

    妙音见谢小晚心不在焉的,摘下了一颗葡萄,待细细剥去了上面的果皮,再送到他的嘴边。

    谢小晚是被伺候习惯了,下意识就张口咬住了唇边的葡萄,等囫囵吞下后,才反应了过来:“……酸。”

    妙音愣了一下:“酸吗?”

    她又摘下了一颗葡萄,想要尝尝味道,可还未送入口中,正在稳定行驶地飞舟突然“咯噔”一下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停,这艘飞舟都强烈地摇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妙音没能拿稳,葡萄摔落在了甲板上,咕噜噜地滚远了。她好不容易站稳了,问:“是飞舟的飞行阵法出错了吗?”

    谢小晚站了起来,淡淡地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飞舟阵法没有出错,而是前方出现了拦路之人。

    云雾散去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前方出现了一个比飞舟还要庞大的虚幻影子。

    那身影被莹莹佛光环绕,定睛一看,是一个惟妙惟肖的金刚护法。他的左手持着钵多罗,右手如捻花一般放置在胸前,面带慈悲、不怒而威。

    妙音喃喃道:“西漠……”她转头问道,“楼主,我们要避开吗?”

    谢小晚平静地说:“不用避了,这就是冲着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危机藏在东荒主城之中,只要远离了东荒就能避开一劫。没想到有杀机的不是地方,而是人。

    不管他去哪里,这劫难便如影随形,根本躲不过去。

    躲不过,那就只能不躲。

    谢小晚轻声道:“看看他想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就听见飞舟四周环绕起了一道苍老的声音:“阿弥陀佛——”

    咚——

    这声音毫无杀意,可每一字落下,飞舟就往下沉一寸。

    飞舟之上亮起了一座又一座的阵法,抵御着无形的攻击。

    两股力量对峙,使得飞舟不停地摇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妙音根本站立不住,只能用力地抓住一旁的栏杆,才能保证自己不被震动的余波给甩出去。

    谢小晚却纹丝不动,唯有衣角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他望着前方,清朗的声音穿过云霄:“大师,何故拦人?”

    声音凝而不散,同样围绕在四周,隐隐与僧人的佛诘相互抵抗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飞舟暂时稳在了原处,没有再往下沉去。

    须臾之间。

    金刚护法的幻影中走出了一道瘦弱佝偻的人影,那是一个苍老的僧人,看起来年近六十,走路的时候都颤巍巍的,好似一根手指就能戳倒在地。

    可谢小晚却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这僧人十有八九出自西漠密教,密教修行的功法奇特,不能光以外貌来衡量。

    只是西漠密教一直龟缩在西漠不出世,他根本没机会招惹那些僧人,这又是怎么找上门来的?

    谢小晚的目光微微凝起。

    不……招惹到的西漠佛子还是有一个的。

    正想着,就见那僧人低垂着头,谦卑地说:“小谢施主,贫僧乃是密教护法空度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隐约听说过西漠密教的字辈排名,像藏镜是“藏”字辈的,属于新一代的弟子。而“空”字辈,则是积年的老僧人了,至少也是个元婴期。

    看这个空度能够这么轻易地阻挡住飞舟,估计已达到化神境界。

    谢小晚很快就做出了结论——他不是这个僧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还好空度没有动手,先和风细雨地说:“贫僧此次前来,只是有一事想与施主商量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想着能避战就避战,听到他这么说,便回问了一句:“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空度道:“不是什么大事,只是想请施主前去西漠小住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西漠,谢小晚曾经去过,不过那是百年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小住过,但也明白,西漠密教这些人也绝非是什么好客之人。要知道,他们面对那些大奸极恶的邪修,也是如此说的——先请来西漠做客,然后再镇压个几百年几千年的。

    谢小晚挑了挑眉,问:“若是我不愿意呢?”

    空度道了一声:“阿弥陀佛。”他一脸慈悲为怀,平淡地说,“贫僧并不想对施主动手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先礼后兵了。

    谢小晚的唇角浮现了一抹讥讽的笑意:“我也有一个问题,大师为何一定要让我去西漠?”

    空度是出家人,出家人不打诳语。

    要么就不回答问题,要么就直接解答疑惑。

    这也不是需要藏着掖着的事情,空度娓娓道来:“贫僧有一徒弟,天生佛骨,本应该是真佛转世,可如今却被情障所困,不能自已。本来这次让他出西漠游历,破解迷障,可未曾想反而越陷越深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听到一半,就知道空度的徒弟是谁了。

    还能有谁,不就是藏镜吗?

    空度继续道:“如此一来,贫僧这个当师父的,就不免要操心一二了。不过施主放心,贫僧不会伤害施主分毫,只是在西漠小住一段时日罢了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重复道:“小住一段时日?”

    空度的眼中精光一闪,很快又恢复了慈悲怜悯的模样:“不过镇压小谢施主三百年,直至贫僧的徒儿心魔消散为止。”

    妙音一听,便耐不住高声道:“好大的口气!西漠密教竟如此的张狂,你这秃驴难道是欺我风月楼无人?”

    空度的涵养极好,被如此指着鼻子叫骂也不恼怒,只是从容解释道:“施主可知,此地位于东荒边界,妖兽层出不穷,若是飞舟在此坠毁,也不会有外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语气虽平淡,但明晃晃的都是威胁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是聪明人,自然能够听出其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若是谢小晚执意不肯前去东荒,下场便只有飞舟毁人亦亡。而风月楼远在十万八千里之外,等知道消息也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谢小晚的思绪转动了一下,随即含笑说道:“我也听闻西漠风景壮丽,还未曾领略见识过,现在大师相邀不好推辞,也正好趁此机会前去观赏一番。”

    妙音压低了声音,阻止道:“楼主,不可!”

    谢小晚的右手微微一按,止住了妙音的声音:“只是西漠路途遥遥,我一人前去就是了,也不必让我的侍女跟着受苦。”

    空度点头: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妙音又急又恼。

    这时,谢小晚给了她一个眼神,暗中传音:“去找人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不擅长争斗,就算打起来也绝非是空度的对手,还不如节省点力气。现在他在这里拖延时间,妙音就可以去找帮手来救人了。

    妙音心领神会,趁着空度还未改变主意,掉头就跑。她化作了一道黑影,很快就消失在了天际。

    空度并没有做出反应,不知是没猜到主仆二人的小心思,还是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看着谢小晚,抬手:“请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不慌不忙,收起了所有的灵气。

    在灵气退去的一瞬间,飞舟轰然解体,化作了漫天的残骸。

    他的唇角带着笑意:“大师,现在代步的飞舟毁坏了,该如何前去西漠呢?”

    空度的佛诘威力虽大,却不至于毁坏整座飞舟,是谢小晚自己主动摧毁了飞舟的核心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没有飞舟代步,前往西漠花费的时间又要翻上一番。

    空度显然也没想到谢小晚下手如此的决绝,要知道飞舟昂贵,更不用说面前这艘飞舟上刻制着各种阵法,足以换上一座小型的灵矿。

    他的脸皮抽搐了一下,稳住了声音:“御空飞行,不到十日便能到西漠。”

    十日。

    这么短的时间,必须要在抵达西漠之前,不,要在被镇压之前,找到援手前来。

    此次风月楼出来的都是一些小弟子,派不上什么用处。虽说此次拿了千年之约头名,风月楼的长老正赶着过来扯皮分配利益,可到底远水解不了近渴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妙音会去找谁?

    时间紧迫,只有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妙音啊妙音,要是选对了人,你楼主我还有的逍遥快活。可若是选错了,怕是就要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方三百年了。

    西漠那个鬼地方,怕是有去无回,就算是风月楼的人全去了,也不一定能救他出来。

    谢小晚的心思杂乱,面上却不显分毫。

    耳边,冷不丁传来空度的声音:“小谢施主,我知你心思诡秘、计谋多端,可是贫僧劝你一句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任何的雕虫小技都是没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贫僧吹嘘。”他徐徐道,“这世间,除了特定的那几个人,还没有人能击破贫僧的铜皮铁骨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认真倾听,听到这里,瞥了一眼过去。

    空度的皮肤虽然皱巴巴的,但却泛着一股金属的光泽,果然是铜皮铁骨,坚不可摧。

    空度垂眸说道:“若不是那几个人前来,小谢施主就别白费力气了。”过了片刻,他又添了一句,“三百年的时间,不算久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脸色不变,眼中有些好奇:“大师,你说的那几个人,又是哪些人?”他大大方方地说,“我想看看,我认识不认识,能不能找来救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