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格格党 > > 白月光他回来了 > 第45章 不是好人
    现在有了沈霁筠这么一个“幌子”在身旁, 谢小晚暂时不用畏惧尾随在后的空度了。

    解决了一个潜在的忧患,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离开东荒,回到风月楼中。

    谢小晚不太了解东荒的情况, 在城中一打听,方才知晓东荒荒蛮,绝大部分区域都被浓郁的瘴气所覆盖,再加上妖兽横行,根本没有飞舟飞行的条件。

    后来也是因为东荒的战略意义,这才花费百年时间开辟了一条通往东洲主城的航线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若是要乘坐飞舟, 就要折返回去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回到东洲主城这一条路以外, 还可以继续往前走, 离开东荒前往其他的飞舟停驻点。

    谢小晚并不打算回到东荒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已经到了东荒边界,若是回头, 荒野之中危险重重不说,还要花费更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毕竟身后还跟着一个空度,这个老秃驴太过于执拗,一直贼心不死。若是时间一长, 被他发现沈霁筠只是一个花架子那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谢小晚沉吟片刻,决定不回头, 而是继续往前行去。他朝着妙音伸出了手,问:“地图呢?”

    妙音拿来了一张东荒的地图。

    这是她花费了大价钱,从一个散修手中买来的。

    东荒是一个神秘的地方,其中大部分的区域都被妖兽所占, 还未有人涉足过, 所以地图也格外地珍贵。

    谢小晚接过了地图, 放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这张地图是由某种野兽的皮制成的,边缘破旧泛黄,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。

    待全部展开后,谢小晚低头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地图格外的简陋,上面只画着几条波浪线和一个个的圆点,乍一看,就像是被小孩随手涂鸦留下来的痕迹。

    他认真辨认,勉强认出上面画着的符号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这波浪线代表着的是山脉,圆点则是一座座城镇,还有画着红色三角形的地方,估计是制图人认为是危险的区域。

    谢小晚对着地图发呆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上面也没画哪里可以乘坐飞舟啊。

    就在谢小晚和地图大眼瞪小眼的时候,一道阴影从旁落了下来,来人伸手,将手指轻轻点在了地图上。

    “这里。”一道冷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谢小晚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霁筠站在了他的边上,说道:“若是我没有记错,这里有一个飞舟的驻点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的目光顺着他的手指往下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沈霁筠的手生得很好看。

    与谢小晚的软绵白皙不同,这是一种很干净利落的“好看”,上面没有任何多余的点缀,手指骨肉匀停,就连指甲都是修剪到了最末端。这么直直落下来,就如同是一支笔或是一柄剑。

    也许是谢小晚的目光停留了太久了,一旁的妙音察觉到了不对,轻轻咳嗽了一声:“咳咳——”

    谢小晚回过神来,抬手揉了揉鼻尖,掩饰自己的失神。他转而将注意力落到了地图上面。

    沈霁筠所指的地方有一个圆点,代表着一个城市。看位置,是位于东荒和西漠之间的边陲小城,距离他们所在的地方并不远。

    谢小晚的眉头慢慢地蹙了起来:“这里是……”

    沈霁筠回答:“不昧城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谢小晚稍微有些印象了。

    不昧城位于东荒西漠的夹缝之间。

    由于这座城一半属于东荒,另一半归于西漠,于是两方势力在暗中较劲,最后导致不昧城成为了一个三不管地带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这个原因,城中聚集了不少作恶多端的邪修,导致不昧城的名声在外,成为了野蛮、杀戮与欲-望的代表,让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谢小晚的目光在地图上流连。

    不昧城中鱼龙混杂,确实错综复杂,可有时候混乱和危险也是一种掩人耳目的方法。

    说不定能从中找寻到一条离开之路。。

    谢小晚很快就做出了决定,手指点在了地图之上:“那我们就去不昧城。”

    定好了目的地,现在要考虑的就是,怎么去不昧城。

    空度还在城外徘徊,没有死心。

    若是直接从这里离开,空度肯定是会闻着味跟上来的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东荒危机四伏,谢小晚又不认识路,万一误入了哪个上古妖兽的巢穴,怕是跑都来不及跑。

    必须要找一个隐蔽靠谱的方式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谢小晚听到了一阵马车车轮滚动的声响。

    他看向了外面。

    在街道上,有一个商队经过此地。他们应当是从东荒深处来的,马车上都装满了货物,所经之处都留下了深深的辙痕。

    谢小晚不紧不慢地折起了地图,对妙音说:“你去问问,这支商队介不介意再捎带一些‘货物’。”

    商队在小城中休息了一晚,等到第二天离开的时候,队伍里多出了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但商队中本就人马众多,多出来的这一辆马车,就像是一滴水汇入大海,不会激起一点波澜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哐当——

    车队晃晃悠悠,行走在了荒野之上,从上方往下看去,就犹如一条弯弯扭扭的长虫。

    车队的速度不快,走了一个上午,才走出去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谢小晚掀了起车帘,向外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车窗外是一片荒芜,只能看见一丛又一丛的枯草,不见一点新翠。

    他分出一缕神识,朝着四周缓缓扩散。神识转了一圈又回来,竟然没有在附近看见空度的身影。

    也不知空度是放弃了,还是藏在暗处没有现身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种,谢小晚都没有放下警惕心,他将神识收了回来,放下了帘子。

    按照商队先下的脚程,需要花费三日时间方才能够到达不昧城。

    谢小晚坐回到了原位,背靠着马车侧壁,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人。

    荒野路难行,故而马车也摇摇晃晃的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下,沈霁筠依旧是坐得笔直,没有一丝懈怠。他垂着眼皮,沉静得像是睡着了一般。

    日光从车帘缝隙中照耀进来,斜斜落在他的脸庞上,突显出了一道锐利的轮廓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马车的车轮滚过一块凸起的石头,使得马车猛烈地摇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霁筠也因这动静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谢小晚的目光来不及收回,恰好被抓了个正着。他与沈霁筠对视了一眼,随后什么都没解释,只是一脸平静地挪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马车空间狭窄,又十分地安静。

    一时间,充斥着一股令人尴尬的氛围。

    谢小晚想要做些什么来打破如今的沉默,可马车统共就这么大点地方,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最终,他还是别开了目光,假装自己不存在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:“楼主……”

    谢小晚的眉梢微微一扬,看了过去,却见妙音坐在角落里,嘴巴也没有动。

    随后他反应了过来——这是妙音在暗中传音。

    妙音许久没用得到回应,又喊了一声:“楼主!”

    谢小晚将灵气灌入喉咙,声音拉成了一条细线,精准地传回到了妙音的耳中:“有何事?”

    妙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忧虑:“楼主,您可从未与渡劫对象如此亲密过,这般……会不会有损你的多情道?”

    多情道,讲究的是一个爱时深情,不爱则无情。

    所以,谢小晚渡劫之时用的都是身外化身,以免渡完劫之后再次遇到对方。

    可未曾想,谢小晚总共才渡了几次劫,挑选出来的渡劫对象,身份一个比一个高,一个比一个难缠,一直紧追不放。

    现在更是直接和其中一个渡劫对象待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妙音不免忧虑。

    谢小晚知道她的担忧,道:“放心,目前只是权宜之计,等甩开了空度,沈霁筠就没有用处了。”

    在传音中,谢小晚的声音轻柔婉转,带着一些撒娇的意味,可说出来的话却意外的决绝冷漠。

    妙音一怔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谢小晚随意地回道:“好啦,没有什么可是。”

    妙音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没说出心中的话。

    谢小晚收回了传音,不自觉地屈指轻叩了一下,指节与木板碰撞,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他看向了沈霁筠。

    沈霁筠的目光沉静如水,像是根本没听见他们传音的内容。

    也是。

    现在的沈霁筠已经是一个废人,没有修为,连昔日引以为傲的剑都拿不起来了,自然听不见他们的传音。

    谢小晚的唇角浮现了一道奇怪的笑意。

    这或许就是……求仁得仁吧。

    随后笑意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谢小晚没有再看他,而是望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风沙渐起,吹散了路边的杂草。

    谢小晚一手托着下巴,眼波流转,好似盛了一捧秋水,看向别人的时候,满是深情款款。

    其实空度有一句话说得不错,他……确实不是一个好人。

    利用、挑拨、唆使……关于人心人性,不管是什么,他都玩弄得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就算是修无情道的沈霁筠,不也最终落败于他的手中吗?

    谢小晚的心情不错,眉眼弯弯,纯粹动人。

    -

    路途颠簸,但还好一路上没有遇到意外,在经过一番折腾后,终究是到达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谢小晚撩起了车帘向前看去,只见一座通体漆黑的堡垒树立在前方,距离不远处,还可以看见一块界碑。

    界碑上用着猩红的字体,写着三个字——不昧城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界碑表面斑驳,好似未干涸的血迹。

    谢小晚的鼻尖轻轻一嗅,隐约闻到了一股血腥味。

    上空,一只秃鹫振翅而过,发出嘶哑难听的叫声。

    商队的队伍越过了界碑,朝着黑色的堡垒而去。

    越靠近堡垒,就越能体会到不昧城的混乱。

    谢小晚的目光轻轻扫过。

    就在距离城门不远处,地上横着七-八具尸体,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取走了,就连骨肉都成为了野兽的盘中餐。

    嘎——

    秃鹫在上空盘旋了一圈,最终落了下来准备进食。

    弱肉强食。

    一切都被淋漓地展现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商队的人都见得多了,面不改色地从旁边走过,在缴纳了一定的保护费后,进入到了堡垒中。

    这里,就是不昧城。

    到达了目的后,一行人便与商队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临走前,商队头领还给他们指了一条路,告诉他们该去哪个地方乘坐飞舟。

    谢小晚道了一声谢,便朝着商队头领所说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路行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不昧城看起来阴森混乱,里面倒也还算整洁,可以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。

    ——就是路边的行人奇形怪状了一些。

    谢小晚将目光从路边走过的一具骷髅身上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待走到这条街的尽头,就是乘坐飞舟的地方。

    谢小晚看了一眼,发现这附近没什么人,只有一个身穿麻衣的男人坐在柜台前。

    谢小晚给了妙音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妙音走了过去,客气地问:“请问,你们这里的飞舟可以去往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像这种用来载客的飞舟都有固定的航线,若不是发生不可抗拒的意外,是不会更改方向和路线的。

    所以妙音才会这么问。

    不知是男人没听到,还是不想理会妙音,懒洋洋地坐在原位上,连头都没有抬起来一下。

    妙音拉高了声音,又问了一边。

    男人还是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妙音皱了皱眉,正要再次喊人,就见谢小晚走了过来。她怔了一下,退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谢小晚搭在了柜台上,手指翻动,其中多出了一枚晶莹剔透的灵石,他也不问,只是把玩着灵石。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谢小晚捻着灵石,轻轻敲了一下柜台,声音清脆动听。

    柜台后的男人听到了这个声音,先粗着嗓子喊了一声:“别来烦老子!”说完之后,他看到谢小晚手中的灵石,立刻来了精神,“请问客人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?”

    谢小晚的指腹按着那枚灵石,慢悠悠地说:“问题,刚才问过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眼神跟着那枚灵石滴溜溜地转动,忙不迭地说:“您问我们的飞舟可以去哪里?我们这里有去西漠和南州的飞舟,请问您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男人突然变得十分殷勤,与之前的态度截然相反:“若是去西漠,我推荐客人前去密教佛殿观赏一番,说不定可以原地顿悟,领会佛门绝技……”

    谢小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对他来说,去西漠就等于是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他打断了男人的话,直截了当地说:“三张去南州的船票。”

    男人点点头:“好的好的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面露难色,“不过,我们的飞舟在途中损坏了一部分船体,需要维修,估计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起飞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问:“多久?”

    男人算了算,给出了回答:“至少也有五日时间。”

    五日之后,飞舟修好了方才能够启程。

    时间不算久,还在谢小晚可以容忍的范围之内、

    谢小晚点了点头,先买下了三张船票。

    付了相应的灵石之后,男人拿出了三个代表着身份的玉牌,递给了谢小晚。

    谢小晚收了下来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男人急了,冲了出去:“哎,我的灵石呢?”

    谢小晚似笑非笑:“什么你的灵石?”

    男人:“就、就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谢小晚抬手,手指间夹着的正是方才那枚灵石。

    灵石散发出了氤氲的光芒,倒映出了男人贪婪的脸庞,他伸手就要去拿,却被谢小晚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男人差点摔了个狗爬,站起来满脸怒气:“你、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谢小晚高高抛起了灵石,又猛地伸手抓住:“我有说给你了吗?”他挑了挑眉,唇角带着得意的笑意,“怎么,你想抢?”

    听到“抢”这个字,男人的眼中冒出了一股凶意,朝着谢小晚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不昧城这种地方,就连小小的一个杂役小厮,都满身匪气,下手招招狠辣,夺人性命。

    谢小晚脸上的笑意也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空度敢让他落魄而逃也就算了,先下连一个小小的杂役也敢如此行事。

    实在是……有点不爽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空旷的街道上响起了“咚”得一声。

    谢小晚踏着轻快地脚步走了出来,手中的情丝轻轻一晃,扫去了上面残余着的鲜血。而他的身后,没有别的身影站立。

    妙音上前,习惯性地递过去一方干净的帕子。

    谢小晚拿着柔软的帕子,仔细地擦拭着手指——就算上面没有沾染一点血渍。

    擦完了手,谢小晚将手帕扔在一旁,抬眸看去,发现沈霁筠一直在看着这边。

    他用舌尖舔了舔下颚,扯开了一个明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吧。

    多看两眼。

    谢小晚无声地说。

    他就是这样随心所欲、似邪非正,不是什么好人,更加不是你心目中的那个……凡人少年。

    不过,出乎意料的是,沈霁筠什么都没说,只是沉默地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谢小晚觉得有些无趣,对妙音说:“还有一段时间才能乘坐飞舟,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妙音寻人问了路,又花钱找了一个向导。

    不昧城鱼龙混杂,找了个本地的向导确实能省下不少的事情。

    向导在前面带路,带着他们走入了一个小巷,在小巷的尽头,立着一棵巨大的槐树。

    槐树枝叶茂密,遮挡了大半片天空,树干粗壮,需要十多人方才能合抱过来。

    向导说:“客栈就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面前灵气涌动。槐树树干上凭空多出了一扇门,门上挂着一木质的招牌,上书——槐树客栈。

    谢小晚率先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迈入门槛之后,身旁突然变得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槐树腹部是一个大厅,里面坐着不少的客人,他们推杯交盏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妙音走到了柜台前,定了三间上房。

    客栈小厮翻阅了一下本子,回了一句:“抱歉,客栈今日只余下两间空房。”

    妙音思索了一下,点头:“那便两间。”

    妙音定好了房间,走了回去,见谢小晚站在原地,目光一直盯着角落里的一个人影,十分专注。

    她心中奇怪,低声道:“楼主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谢小晚的指尖蹭过了光滑白皙的脸颊,缓声道:“那个人……你看他长得像谁?”

    妙音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坐在角落里的是一个年轻修士,他穿着一身干净的白衣,脸色冷漠,与周围的邪修魔修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妙音在脑海中搜寻了一下,没找到与这年轻修士相对应的名字,疑惑道:“楼主,我看不出这人像谁……”

    难不成这个少年是什么不出世的大能吗?

    谢小晚的声音响了起来,语气温柔得不可思议:“你看,他长得像不像是我下一个渡劫对象?”

    妙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第一反应,竟然是去看沈霁筠的表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