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格格党 > > 白月光他回来了 > 第57章 永镇山河
    “吱嘎”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妙音推门, 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阵穿堂风吹过。

    入口一侧的铜灯摆件自动点燃,火光摇曳,生出点点光辉。

    妙音抬头望了过去, 隔着一层层的幔帐, 满室都装满了亮晃晃的珠光宝气,

    走过去时,她不小心撞到了墙壁旁垂下的幔帐,顿时荡漾出一条条的波纹。

    房间里太过安静了, 就连这点动静都格外的明显。

    妙音忍不住屏住了呼吸, 连步伐都变得缓慢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谢小晚的房间, 平日里就连妙音都没来过几次,她草草扫了一眼,第一印象就是——乱。

    这里是住人的地方,并不是拿来让别人观摩的,所以有些乱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各种东西都被随意地放在地上、桌上。

    小几上放着看到一半的话本, 也有半截没燃尽的熏香;美人榻上, 一床薄毯逶迤地落在了地上;屏风后面还挂着一件朱红色的外套……

    这屋子摆设乱, 但不会让人觉得心烦,只会觉得温馨日常。

    妙音捡起了地上的薄毯, 整齐地放在了美人榻上,然后绕了一圈, 终于在四柱拔步床边上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火光一明一暗。

    妙音慢慢地伸过手, 将那件东西塞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风月楼中的长老都在外面,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, 再加上楼主不在, 她们撑不了太长时间。

    得想个办法, 把这件东西送出风月楼——千万不能落入南海龙族的手中。

    妙音打定了注意, 匆匆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在即将迈出房门的一瞬间,她想到了什么,停下了脚步,细细地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发髻,直到看不出一点破绽后,方才若无其事地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-

    风月楼外。

    往日繁华的景象荡然无存,街上不见一个人影,而在风月楼周围的通道口处,站着一个个奇形怪状的海族护卫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带上南州的精锐都在这里了,现在只等一声令下,他们就冲进去将这座楼里的人全部屠杀干净。

    可等待了半晌,也不见龙太子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底下的护卫不免松懈了下来,趁着没人注意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听说风月楼在人类的门派之中算是厉害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又怎么样?现在还不是都龟缩在里面,一动也不敢动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,还不动手吗?”

    不仅手下的小杂兵躁动不安,蟹将军也同样生出了疑惑。

    他站在龙太子的身边,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风月楼,不动声色地问:“龙太子,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龙太子端坐在一张红珊瑚铸造而成的座椅上,手掌有节奏地拍打着大腿。

    他答非所问:“有一句话说的是——南天风月,北境望山。你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蟹将军怔了一下,挠了挠头:“好像听说过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龙太子的手搭在了座椅扶手上,摩挲着上面的红珊瑚雕刻:“风月楼能与望山宗齐名,没这么简单。”他顿了顿,“更何况,风月楼里面有我想要的东西,必须要……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其实蟹将军没太懂。

    自从上岸以来,他们所有的计划谋略都没有任何的差池,还以最快地速度拿下了南州大部分的宗门。

    这让蟹将军从心底里看不起这些人类修士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龙太子这么说了,蟹将军也不敢有所质疑,连忙应和道:“龙太子放心,我已经吩咐手下城中的各个关口,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风月楼弟子的。”

    龙太子见一切都安排妥当了,这才点了点头,发下号令:“那就……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周围的海底护卫都冒出了一阵凶光。

    他们身披着海底精铁打造而成的盔甲,手持武器,靠近了风月楼。

    朱红色的高楼静静地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只见风月楼的大门紧闭,只能看见门上的一对对联。

    ——不谈风月,勿入此门。

    那字体缥缈纤瘦,自带一股风流之意。

    那些个海族护卫都是不懂风情的,压根就不在意这些,他们一心只想着撞开防御阵法,进到里面去。

    倒是龙太子凝眸望着对联,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事情,眉眼缓缓地舒展了开来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往事突上心间。

    数十年前,他身受重伤,沦落江河中,被渔民少年捡到,还误认他为一条小蛇。

    少年没有亲朋好友,孤身一人,便干脆与小蛇相伴。

    少年与小蛇浪迹江湖,小船划破池塘,步入藕花深处。少年坐在船头,赤着双脚踩过水面,遥遥传来带着水乡风情的歌谣。

    那时候……似乎是龙太子的一生时光中,最为惬意幸福的时候。

    没有尔虞我诈,更没有勾心斗角,有的只有少年清脆的歌声。

    只是幸福的时光格外的短暂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被他的哥哥发现了。

    龙族之间也有竞争,为了争夺太子之位,那位名声在外的好哥哥不惜亲自出手追杀身受重伤的他。

    当时他是怎么逃出生天的?

    哦……他设计将少年推在面前当挡箭牌,以便拖延时间。龙太子以为少年会说出他的下落,可是……没有。

    少年一直到死,都紧紧咬着牙关,没有说出小蛇藏在哪里。

    一个字都没有。

    龙太子心神一阵恍惚,突然间,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风月楼的门口。

    渔民打扮的少年转过身,皱了皱鼻头,蛮横地举起了拳头,质问道:“喂,臭蛇,你该不会真的要把我家给砸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砸了,今晚我们可没地方睡了。”

    龙太子下意识地起身走去,喃喃道:“小晚……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他就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谢小晚现在还被困在大鱼腹中,不可能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就算谢小晚在这里,也不能阻止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龙太子眸光一沉,一抬手,水灵气凝聚成水珠从手指间弹射了出去,直接击中了少年的身影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水珠直直从少年的心口穿了过去,随后他的的身形虚幻了一下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龙太子的眼前恢复了一片清明,他收回了手,再一看,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冲在前面的海族护卫一个个都神情恍惚,像是看见了最刻骨铭心的画面,沉溺在其中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一股暗香从风月楼中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龙太子对风月楼有所了解,一下就分辨出这是风月楼的密香。

    一经点燃就能乱人心智,生出幻境。

    知道归知道,可龙太子不清楚该如何解开着密香,还未等他相处办法,楼上又传来了一阵弹琴奏乐之声。

    琴音铮铮,好似金戈铁马、十面埋伏,其中更是战意彭拜,令人心血起伏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为了弹琴作乐,也不是为了消遣有趣。

    悦耳的琴音在此时成为了凌利的杀机。

    无形的音律飘扬而出,化作了有形的刀刃,伴随着拨弦声,一下下割在了海底护卫的身上。

    而那些海底护卫还沉溺在幻境中,根本无力抵抗,不消片刻就口鼻冒血,无声无息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一直到死,都他们没有从幻境里脱离出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……风月楼的招式。

    无影无形,要人性命。

    龙太子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,向前走出一步,同时身后灵气扭曲,隐隐形成了一条龙形。

    一步落下。

    他的衣角被风吹起,同时身后龙影发出了一声龙鸣,猛地钻入了上方的云层中。

    龙影肆虐,引来一片黑云重重地压在了风月楼的顶上。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一阵电闪雷鸣过后,细密的雨丝倾盆而下,打在了地上铺着的石砖上,发出了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翻云覆雨,本就是龙族天生的神通。

    现在大雨连绵不绝,很快就冲散了四周的香味。

    密香消失后,海底护卫也就一个个都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风月楼中的人像是发现了这一点,加快了乐曲的弹奏声,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掠夺走更多海族护卫的性命。

    只是,骤雨风起,吹落了琴音,让音律的威力十不余一,剩下的那些,也被海族护卫身上的铠甲所防住了。

    种种下来,风月楼的如数布置,都被这一场大雨所浇灭。

    龙太子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手段,直接一马当前,走在了最前面。虽说是行在雨中,可雨水都从他的身侧避开,没有沾染上一丝水汽。

    等到了风月楼的门口,龙太子停顿了片刻,还是掀起衣服下摆,迈上了风月楼门口的台阶。

    他抬手叩了叩门。

    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这倒是不意外。

    蟹将军粗声粗气地说:“龙太子,让我来撞开这门!”

    龙太子抬手止住了蟹将军的话,然后在门口来回踱步,似乎在找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他来了风月楼很多次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来找谢小晚,更多的是为了探清风月楼的阵法布置。

    龙太子停了下来,灵气以刁钻的角度钻入了阵法之中,轻而易举地破开了阵法的核心。

    随后他伸手一推,两扇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蟹将军下意识地往里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一楼进口连接着的是一处大厅。

    风格还是一如既往的华丽奢靡。

    墙壁上镶嵌着一颗颗的夜明珠,檐廊上悬挂着的是价值千金的南海鲛绡,就连地上铺着的都是一块块白玉石砖。

    大厅里空如一人,显然是都退到了楼上。

    蟹将军忍不住感叹了一声:“这风月楼是真的有钱啊……”

    龙太子若有所思地说:“以今天以后,就没有风月楼了。”

    蟹将军一愣,随后立即道:“现在阵法已破,现在可以直接将风月楼拿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龙太子走入了大厅,制止了蟹将军的话:“还不急着动手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龙太子在一楼大厅里走了一圈,最终坐上了正中间的座位——这是以往谢小晚坐着的。

    坐上这个位置,就代表着一州之主。

    可是以往,那个少年总是懒散的,不将权利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因为触手可得,所以根本就不在乎。

    现在龙太子坐在了这个位置上,心境却是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权利、地位……比什么都要美妙。

    但一州之主并不是龙太子的目标,他想要更多。

    蟹将军没憋住,直接问道:“太子是要等什么吗?”

    龙太子心情不错,还拿起了一旁的摆设赏玩着,听到这个问题,他抬了抬手:“风月楼没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风月楼的风格似正似邪,阵法、香术、琴音皆透露出一股诡异,若是贸贸然上去,必定会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蟹将军是个急性子,等不了这么久,立即出声道:“就算是再危险,属下也能将这风月楼拿下来!”

    龙太子放下了摆设,发出了“叮”的一声:“我要的不是风月楼,而是一件东西。我不知道东西在哪里,所以……要再等等等。”

    蟹将军不明白这话的意思,以他简单的思路来想,要找到一件东西,干脆把所有人都杀了,再慢慢找不就行了?

    他将心中的话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龙太子摇了摇头:“你不懂。”他并没有因为蟹将军的冒犯而生气,轻笑着解释说,“如果,某一日家中来了一群盗贼要抢你的宝贝,而你又打不过,那么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?”

    蟹将军是个直爽人,没想太多,就说道:“当然带着我的宝贝能跑多远就跑多远……”他明白了过来,“所以,只要抓到悄悄逃跑的人,就能得到龙太子想要的东西!”

    龙太子颔首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风月楼不急着拿下来。

    外面这么多的海底护卫守着,时间久了,楼里的人便会生出焦躁不安,觉得没有胜算。而这时候,就应该有人想到带着宝贝逃跑的主意了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靠近了过来,有一个海族护卫拱手汇报——他们抓到了一个逃跑的风月楼弟子。

    龙太子微微一笑:“带进来。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一个女人就被押了进来。

    大概是她经过了一番抵抗,浑身狼狈,身上还带着血迹。

    海底护卫说:“这个女人修为高强,实在难缠,派出了许多人手才将其抓住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话语声,龙太子看清了她的面貌:“是你——”

    妙音缓慢地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龙太子有些意外,他以为妙音会派个小弟子偷偷跑出去,这样不会惹人注意。

    难道是贪生怕死吗?

    龙太子以己度人,心中了然。他走下了座位,温声说道:“既然都是老熟人了,那我也就不多说假话。妙音,只要交出你身上的东西,我可以放你一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妙音面无表情地说:“龙太子在说什么,我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龙太子一抬手。

    一条水流洞穿了妙音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现在听懂了吗?”

    妙音吃痛了一下,随后她扯出了一抹冷笑:“那我也不多说了——不给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城外。

    一群风月楼的小弟子结伴而行。

    她们埋头跑在了森林中,跑着跑着,有人忍不住小声啜泣了起来:“妙音姐姐她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年长些的弟子斥责道:“别哭了,妙音姐是用自己给我们换一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家中有宝物,出了灾祸,自然会在第一时间带着宝物逃跑。

    龙太子能想到的事情,妙音会想不到吗?

    她就顺着这个思路,反其道而行之。

    妙音先是一个人出去,引起了守卫的注意,让龙太子以为她带着宝物跑了。

    在惹起纷乱后,楼中的弟子再趁乱出城。

    而最重要的东西,自然在其中一个小弟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年长的弟子一咬牙,硬着声音说:“别哭了,继续走。”

    “走,走去哪里?”一阵狂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弟子们回过头。

    在森林的阴影中,缓步走出了一队虾兵。

    他们手持着三叉戟,黑豆般的眼睛冷冷地盯着面前的一群少女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留下!”

    弟子们虽有些慌张,但并不怯懦,一个眼神交流间,已经定好了策略。

    年长的弟子留下对敌,更小的弟子趁机逃跑。

    小弟子刚跑出一段距离,就听见身后传来人倒地的声音,她也不敢回头看,只埋头哭跑。

    她在树林中迷失了方向,也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,但她知道的是,不能停下来。

    不能被抓到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师姐师兄们的牺牲就白费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力气耗尽,她才双腿一软,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费力地站了起来,身后不知何时,跟上了一张狰狞的面容。

    “你跑啊。”虾兵走了出来,“你怎么不跑了?”

    虾兵低头看着小女孩,眼中的神情不像是在看一个人,而像是……在看一种食物。

    他的态度也是轻慢的,就如同猫逗老鼠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再跑一段路,我可能就追不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小弟子脸上哭得和小花猫似的,但现在却一声不吭,咬牙站了起来,踉跄着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虾兵不慌不忙地跟在后面,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一个小女孩,白白嫩嫩的。

    一口下去,味道肯定不错。

    虾兵想着,口水都要流下来了,他再也忍耐不了,伸手就朝着小弟子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弟子心知跑不掉了,握住了武器,做好了殊死搏斗的准备。

    可在虾兵的眼中,这无疑是螳臂当车。他嘲讽地说道:“别白费力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树林中刮起了一阵狂风,惹得树枝乱晃。

    其中缓缓走出了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虾兵惊异道:“有人?”不过他并没有将这人放在眼中,“不管来什么人,都救不了你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抓向了小弟子。

    小弟子方才十岁出头,连筑基都没有,根本不是虾兵的对手。可她还是没有退缩,连眼睛都睁得大大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树林中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是吗?那我倒是想试试——”

    树影婆娑。

    夕阳的余晖之下,一袭红衣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虾兵面色不虞:“我看你是找死!”

    他准备先解决这个打扰他进食的人,挥舞着三叉戟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身着红衣的人影一动不动,霞光落在他的脸颊上,可以看见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那是虾兵看到的最后一幕。

    随后,“咕咚”一声,他的脑袋凭空掉了下来,在地上滚了一圈。

    谢小晚收回了半空中的丝线,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弟子怔怔地看着他,带着哭腔扑了上去:“楼主!你怎么才回来!”

    谢小晚收起了笑意,神情有些不自然,拍了拍小弟子的肩膀:“对不起。”他沉默了片刻,“现在我回来了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小弟子约莫十来岁的样子,还没到谢小晚的腰间,流着眼泪说话的声音却清晰:“楼主,师姐师兄他们……都死了,还有妙音姐姐,也被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妙音姐姐让我带着的,说一定要找到楼主,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小弟子退后一步,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东西。

    谢小晚将东西接过来一看。

    掌心中躺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牌。

    玉碑是损坏的,只留下了半截,上半部分,下半部分凹凸不平。可以看见上面用金色的字体写着两个字——“永镇”。

    一笔一划,尽显浩荡磅礴。

    谢小晚觉得有些眼熟,翻过来一看,这记起来,这不是被他随手扔在一旁的玩意儿吗?

    他以前觉得这字写得不错,拿出来临摹过,可不管怎么样联系,都没办法把这两个字拓印下来,于是他就没再看过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龙族要的东西?

    一旁,沈霁筠也看到了这块玉牌,轻轻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谢小晚问:“你见过?”

    沈霁筠回答道:“见过,云竹峰上也有一块,只是上面的字不同,刻着‘山河’二字。”

    永镇山河。

    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不过现在也不是思索这个的时候,谢小晚半蹲了下来,按住了小弟子的肩膀,温声问道:“风月楼现在外面的人多吗?”

    小弟子:“多,有很多人,他们都是海底人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一听就知道了,对方人手众多,手中还有筹码,必须想个办法才是。他略微思索了一下,继续说:“我知道你很勇敢,现,我们要回去救人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小弟子用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谢小晚凑近了过去:“我们先这样,然后再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风月楼。

    妙音奄奄一息地躺在了地上,她的修为被废了大半,与神识相连的储物空间更是被人翻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龙太子皱起了眉头:“没有,怎么可能没有?”

    蟹将军说:“不如派人去搜一搜楼里?”

    龙太子转念一想,感觉自己陷入了误区之中。

    他一心觉得那个东西就在妙音的手中,所以一直在逼问妙音。

    若是换个思维,妙音只是用来遮挡耳目,真正的宝物还存放在风月楼之中呢?

    龙太子当即道:“让人进去搜一圈!”

    蟹将军看了一眼妙音:“那这个女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龙太子:“先留着,万一搜不出东西来,再来问她。”

    蟹将军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群海底护卫冲进了风月楼,野蛮蛮横,将精致的摆设都推翻在了地上,更有的甚至还砸开了墙壁。

    一时间,昔日奢靡华丽的风月楼就只剩下一个空壳。

    “还是没有。”蟹将军听完了手下的禀报,沉着脸回来了。

    龙太子的神情也不太好看:“到底藏在哪里了?”他一把拉起了妙音,质问威胁道,“若是你不说,我就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妙音费力地睁开了一条缝隙,冷笑了一声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龙太子:“你以为我不敢动手?风月楼中跑出去的那些人都被抓回来了,你不说,我就一个时辰杀一个。”

    妙音不为所动,别过了脸去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跑进来一个护卫。

    护卫一脸邀功的样子:“龙太子,我抓到了一个风月楼的弟子,她说她手上有您要的东西!”

    龙太子松开了手,缓缓站了起来:“带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护卫就带着一个瘦小的小女孩进来了。

    妙音在看到小弟子的一瞬间,脸色变了一变。

    龙太子一直在关注着妙音,见到这个反应,就知道没错了。他的神情温和,见小弟子要哭了的样子,还安慰道:“只要你把东西交给我,我不会伤你的。”

    小弟子哆哆嗦嗦地说:“东西、东西被我藏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弟子的声音颤抖,表现得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但这在龙太子看来是正常的,在这种情况下背叛师门投敌,不心虚才有问题。

    龙太子:“好孩子,带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小弟子犹豫了片刻,咬着唇角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蟹将军问:“太子,要我们一同前去吗?”

    龙太子:“不用,你们守在风月楼,再仔细搜查一番,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这边……”他看了一眼小弟子,并没有放在心上,“我和她去就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