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格格党 > > 白月光他回来了 > 第64章 假戏真做
    既然明的不行, 那就来暗的就是了。

    谢小晚自己思索了一下,觉得这个提议还是挺有用的。

    毕竟望山宗主知道现在的“云竹君”是一个假冒伪劣的,肯定不会对其多加防备。

    而就是可以趁着这一点, 从他的手中将玉牌骗取过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 谢小晚看向了其他人,问:“你们觉得呢?”

    林景行听了这个打算, 有些迟疑地问:“这样, 不会被发现吗?”

    谢小晚歪了歪头, 说:“先试试呗, 不行的话……”他脸上的笑容一冷,声音也随之轻了下来, “再动手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望山宗主死了,北境群龙无首,自然会大乱。可这大乱和他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谢小晚现在只想要快点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解决了, 回到他的南州风月楼去。就算是付出一点微小的代价, 也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——更何况这点代价还是别人付的。

    谢小晚直直望着沈霁筠, 等待着他的表态。

    没等太久时间,沈霁筠就给出了回答。他轻轻颔首, 赞同了谢小晚的提议。

    谢小晚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计划已经定下了, 现在有一个问题摆在他们的面前, 那就是——

    “那个‘云竹君’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林景行略微思索了一下:“应该……就在云竹峰上吧。”语气有些不确定。

    其实林景行也没见过那个“云竹君”, 但看云竹峰周围的阵势, 不让其他人靠近,就应该猜得八九不离十了。

    谢小晚抬起了眼皮, 望向了白雪皑皑的山峰:“还是先上去看看吧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 谢小晚的衣袖一甩, 就走在最前方。

    他身着红衣, 身型轻盈灵动,就好似朱雀一般,掠过了雪地,在留下了一道连绵的痕迹。

    沈霁筠与林景行紧跟其后,就像是在追逐着一团灵动的火焰。

    库房位于半山腰。

    顺着陡峭的山路一直向上,越往上走,周围呼啸着的寒风就越发得冷冽。

    寒风穿过石壁,发出鬼哭狼嚎之声。

    啪嗒——

    一捧积雪从顶峰落下,砸落在悬崖之中,连一声回响都没有发出,就无声息地被雪色吞没。

    在道路的尽头,谢小晚终于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只见一片冰雪覆盖的山谷中,坐落着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。

    亭台楼阁,游廊飞檐;精致奢华,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点点雪花飘落,照得屋檐上的琉璃瓦熠熠生辉,与周围冷清的雪色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一点雪花落在了谢小晚的眼睫之上,他眨了眨眼睛,觉得前方的这座宫殿有些……眼熟。

    待到靠近了以后,可以闻到冰雪中一股淡淡的草木清香。

    谢小晚恍然记起,这就是当年他住过的仙宫,是以一座核雕幻化而成的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这么些时日过去了,这座仙宫还坐落在这里,没有一点的变动。

    在这座仙宫中,曾经发生了太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皆是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谢小晚才朝着仙宫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哗”得一声。

    一阵冷风吹过。

    谢小晚抬手一挡,突然发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当初他来到山顶的时候,这里有这么平整吗?

    他瞥了一眼四周。

    原来山峰之上怪石嶙峋,更有冰柱林立,可现在看去,只剩下一片平整的雪地。仔细观察,还能感觉期间蕴藏着的剑意。

    是云竹峰上发生了什么变动吗?

    谢小晚心中好奇,将问题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问题,沈霁筠尚好,林景行却是脸色微微一变,想要说什么,但又止住了。

    当年,凡人少年坠崖之事发生的时候,林景行还远在东荒,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。

    等到东荒事情结束,回到望山宗后,林景行费劲心思,去宗门的其他弟子那里询问,逐渐拼凑起了一幕幕的过往。

    在凡人少年谢小晚身死之后,沈霁筠的无情道出现了瑕疵,隐隐出现了入魔之相。

    那时的沈霁筠怀抱着早已冰冷的少年,早就已经失去了生意,想要与少年同眠于冰雪之中,可奈何他的修为高深,就算是自己的剑都伤不了自己分毫。

    连死……都死不了。

    何其讽刺。

    想死的死不了,不想死的,却永远留在了冰雪之中。

    于是沈霁筠的心绪不定,周身剑气溢出四散,云竹峰首当其冲,险些倒塌。

    外溢的剑气更是差点毁了大半个望山宗。

    若不是望山宗主联合其他长老出手制止,恐怕望山宗早就已经不复存在了。

    旁人的言辞或许有所夸张,但具体情况估计也相差不了多少了。

    林景行正想要回答谢小晚的问题,可张了张口,却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由他来说这件事,好像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谢小晚等了一会儿,见师徒两个都像是锯嘴葫芦一般,一个字都不说,这使得他更加疑惑,问道:“怎么了嘛?是有什么事情不能告诉我吗?”

    他的嗓音柔和,像是在撒娇一般。

    在这般的语调下,没有人能拒绝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沈霁筠垂下了眼皮,平淡地说:“没什么,只是我剑气失控,毁了周遭的一切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想要用这段过往博取同情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段记忆,是他的魔障,连提起一下都能带来彻骨的疼痛,更别说是述之以口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应得的,是做错了事情,应该付出的代价。

    沈霁筠轻描淡写地将这件事给带了过去。

    谢小晚也只是有一点好奇,见沈霁筠不想提起,便不再问了。他转而提起了别的:“那个‘云竹君’该不会就在这里吧?”

    林景行:“除了这里,应该也没别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一想也是,朝着仙宫所在之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是为了避免其他人发现异样,所以宫殿的四周并没有守卫把守,静悄悄的一片,唯有雪落的声响。

    谢小晚轻车熟路地来到了仙宫正门口,伸手一推,两扇大门向里推开,仙宫中的景象出现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冷风呼啸,吹散了面前的雪花。

    谢小晚眯眼看向了里处,发现宫殿中的摆设一如往昔,没有任何的变动。

    他迈入其中,一股暖意从地上升腾了起来,驱散了身上的寒气,就连身上粘着的雪花都开始融化。

    谢小晚拍了拍肩膀,抖落了雪花。

    他踩上了地砖,一路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道路两侧的幔帐落了下来,遮挡住了眼前的视线,一切都朦朦胧胧的,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谢小晚的目光落在了面前的幔帐上,绸布上的刺绣花纹精致秀气,在灯光下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他注视了一会儿,抬手撩了起来。

    幔帐微微晃动,连带着上面的金钩摇晃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这声音在寂静的仙宫中尤其的明显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期间就传出了一道冷声: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谢小晚收回了目光,看向了声音传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是宫殿最深处。

    那里被重重帘帐所遮掩着,依稀可见一道人影端坐在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谢小晚心念一动,手指微微一屈,一道灵气就随之从指尖迸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灵气撞在了幔帐之上,惊起了层层波纹。

    挡在面前幔帐被吹散,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控一半,幔帐依次向着两侧竹子悬挂而起,显现出了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而在通道的尽头,坐着一道熟悉的人影。

    那人身穿着一袭雨过天青色的长袍,五官轮廓锋利,神情冷漠,就仿佛世间的一切都进不了他的双眼。

    谢小晚盯着看了一会儿,觉得还真的挺像那么一回事的。他转过头,目光中带着些许的调侃,想要看看沈霁筠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可沈霁筠的脸色一片沉静,不见一点的波动。

    他早就已经放弃了“云竹君”的身份与地位,就算是如今被人冒名顶替了,那也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已不是云竹君,也不是高高在上、冷漠无情的神像,而只是沈霁筠。

    就算是发生了这种事情,也不会让他动容。

    这边的沈霁筠还没有反应,那边的“云竹君”倒是先开口了:“云竹峰生人勿进,还不速速离去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从角落里走了出去,带着笑意问道:“若是我不离去,你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云竹君”显然是没看到这边的沈霁筠,还撑着架子,冷漠地说:“那便只有一死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“云竹君”,望山宗找来的冒牌货。

    乍一看,这个冒牌货的样貌与沈霁筠一模一样,但只是形似、神却不似。

    不过往日沈霁筠也一直待在云竹峰中不问世事,旁人难以见得一面,故而,这样糊弄一些外人是足够的了。

    冒牌货看见了谢小晚的真容,先是闪过了一丝惊艳,随后又反应了过来,高高在上地问道:“你可知这是何处,你面前的是何人?”

    声声句句,夹带着磅礴的气势,想要将谢小晚逼退。

    灵气涌动。

    谢小晚的衣角鼓动,发出猎猎声响。他不退反进,朗声说:“这里是云竹峰,该滚的……是你吧。”

    冒牌货怒不可遏:“你找死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一道剑气迸射而出,从半空中斩落。

    谢小晚不躲不避,抬头对上了剑气。

    剑气激荡。

    但只要仔细观察,就能感觉外强中干,就如同泡沫一般,只要轻轻一戳就会破裂。

    不对……

    冒牌货自己心里应该清楚,这一剑只能吓唬人,不能真正退敌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一剑应当只是一个障眼法,他真正要做的事情是求救或者逃跑。

    谢小晚眉梢一扬,一道透明的丝线从手指间抽出,环绕在了四周,灯光照应下,丝线折射着璀璨的光芒,犹如蜘蛛网一般,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这个冒牌货慌不择路,一头撞上了挡在前方的情丝。

    谢小晚足尖点过,落在了他的身侧。

    冒牌货还不想放下“云竹君”的架子,还冷着脸说:“我乃云竹君,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谢小晚实在是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不管沈霁筠本身如何,他都不应该被这种冒牌货污蔑羞辱。

    谢小晚甚至不想和这个冒牌货说话,直接一掌击中了他的后颈。

    这个冒牌货中看不中用,不过一掌就将其打晕了过去,再仔细一看,他的修为低微,就连身上磅礴冷峻的气势都是用特殊的灵物阵法模拟出来的。

    看起来,望山宗主希望这个“云竹君”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,而不是搞出一个不可控的威胁出来。

    谢小晚摸了摸下颌,看着倒在地上的人,问道:“这个……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他并非是什么良善之辈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想法,自然是将这个冒牌货一杀了之,省得再坏了“云竹君”的名号。可现在他不只是一个人在这里,就不免要顾及一下这里的两个正道之士的心情。

    沈霁筠从暗处走了出来:“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林景行正想要说什么,突然听到宫殿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他神情凝重:“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看看地上躺着的冒牌货,又看了看沈霁筠,当机立断地说:“还是先躲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现在不知道来者何人,也不知有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还是先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就这样,林景行拉着昏迷了的冒牌货,躲到了角落里。

    谢小晚也闪身躲到了阴影之中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仙宫中就恢复了往日的宁静。

    只有沈霁筠站在大殿之中,一袭青衣笔直如青竹。

    走进来的是一个弟子。

    弟子看起来并不知道实情,对着沈霁筠恭敬地说:“云竹君,明日举行宴会,宗主请您务必出席。”

    沈霁筠颔首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声音,弟子忍不住看了沈霁筠一眼。

    这段时日都是由他来听候云竹君吩咐的,他突然觉得,今天的云竹君和往日的不太一样了。

    人还是那个人,可是,总有些说不出来的不同。

    弟子也不敢多看,就怀着疑惑,从宫殿中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。

    躲藏在角落中的人都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景行奇怪地说道:“宴会,什么宴会?”

    自从东荒回来后,他就在不知不觉间被排挤出了望山宗最为核心的圈子,很多事情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若不是听小弟子说,恐怕宴会开始了,他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谢小晚明白其中的套路,轻嗤了一声:“宴会,不过就是用来夸大事实、收买人心的。”他看向了沈霁筠,“明日你去,正好趁着这个机会,从望山宗主手中将玉牌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望山宗最近的风头一时无二,故而不管是名声赫赫的大宗门,还是籍籍无名的小宗门,都十分赏面子地派出了人来参加这场宴会。

    宴会现场座无虚席,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再加上四周环绕着的丝竹声声,轻歌曼舞,俨然让人忘了千里之外的东荒。

    望山宗主坐在首席,看着下方的景象,摸着一簇山羊胡,脸上是挡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其他长老看见如此一幕,心中也不免觉得欣慰。

    在座宾主相宜,一眼望去,就只有清宁真人板着一张脸,与其他人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坐在他旁边的长老好言劝说道:“清宁,这大好的日子,就别这副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清宁真人用力将杯子砸在了桌上,一脸冥顽不灵的模样:“什么大好的日子?东荒还兵荒马乱着呢!”

    劝说的长老脸上有些挂不住,但还是忍住了怒意,低声解释道:“宗主这次召集其他宗门,不就是为了谈论东荒的事情吗?你又在这里着什么急?”

    正说着,坐在首位上的望山宗主站了起来,手中端着一盏酒杯:“多谢各位道友捧场,齐聚在此……”

    望山宗主抒发了一通感想。

    比如多谢在场的各位,多谢望山宗的培养,多谢……

    底下的修士也格外地捧场,与望山宗主遥遥捧杯,又将杯中之酒以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然后响起的就是各种拍马屁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如今世道大乱,还望望山宗出来匡扶正义、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东荒妖族大乱,我们都指望着望山宗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、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混在望山宗弟子中的谢小晚遮住了唇角的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看这流畅的样子,估计都是暗中商量好的。就算是望山宗主今天站在上面放了个屁,这些人都会追着夸奖。

    一番你来我往的寒暄过后,宴会终于步入了正题。

    望山宗主轻咳了一声,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,等场上的丝竹声落下后,他方才开口:“此次道友们齐聚一堂,所为何事想必也清楚。如今东荒生乱、妖兽横行,是轮到我辈出手平定风波,还天地太平晴朗的时候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回荡在了宴会现场。

    谢小晚一手撑着下颌,一边听着一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嗯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现在的情绪到位了,看起来也挺像是这么一回事的。总而言之——演得不错。

    谢小晚扫了一圈。

    发现竟然还有不少人深以为然,像是信极了这番言辞。

    谢小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开始担心修真界的未来了。

    望山宗主说完一段话后,话锋一转:“但是——”

    谢小晚来了精神,坐直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头戏来了。

    只听见望山宗主说了一连串的话。

    首先,是上古妖族之难缠,若是让它们逃离东荒,后果不堪设想,整个修真界都会生灵涂炭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,望山宗有办法镇压上古妖族,只是这个办法只能云竹君能实施,需要耗费许多的灵力资源,望山宗恐怕支撑不下来。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,望山宗主袒露了实情,若是各位道友日后以望山宗马首是瞻,定期上供一些灵脉矿石,望山宗自然也会投桃报李,保证修真界未来平静安详。

    这一套三板斧下来,底下的这些人都有所动摇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迟疑不定的时候,望山宗主给了旁边的弟子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弟子立刻心领神会,朗声说道:“云竹君到——”

    底下的讨论声停了下来,齐齐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白雾缭绕中,走出了一道天青色的身影。

    来人步履平稳,好似每一步都被丈量过一般,就连在这种万众瞩目的情况下,也不见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那人走过了宴会主场,所经一处,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他周身没有过多的点缀装饰,也无需用其他东西来彰显身份。就这么站在那里,所有人都知道,他是——云竹君。

    万人禁声。

    望山宗主看着这一幕,这与他计划中的并无差别。他理应感到高兴,可不知为何,此时却觉得有些……不安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也不容许他退缩了。

    望山宗主将心中的不安抹去,微笑着点头:“云竹君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霁筠的目光轻轻地落在了望山宗主的身上,又很快就收了回来,就像是并没有将这个人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望山宗主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在他的计划中,云竹君的出场是必不可少的。云竹君是望山宗的一个象征,若是这时候,云竹君现身支持他的说法,并将一定的权利交到他的身上。这样,更能让那些左右摇摆的宗门坚定下来向望山宗俯首称臣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怎么好像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望山宗主暗示道:“云竹君,你不是一直在云竹峰苦修吗?此次现身,难不成是为了东荒妖族的事情?”

    快啊。

    快些给他站台,支持他的举动。

    在望山宗主的殷切目光下,沈霁筠终于颔首:“是。”

    望山宗主等待了片刻,没能听见下文:“?”

    等等,说好的台词呢?

    不应该这么冷淡的啊!

    望山宗主提醒道:“云竹君,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?”

    沈霁筠平淡地说:“是忘了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望山宗主已经觉得面前的“云竹君”有些不对劲,可现在这个情况,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。

    他见“云竹君”还算配合,稍稍松了一口气,笑着说:“何事?只要是云竹君的吩咐,望山宗上下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沈霁筠抬起眼眸,眼中平静得犹如冰封的湖面,问道:“你用何法来镇压上古妖族?”

    望山宗主觉得有一丝凉意,不过事情还是往他想象中发展的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,这时他就应该顺着“云竹君”的话,展现一番望山宗的底牌,使得这些修真门派彻底地折服。

    于是望山宗主取出了一块玉牌,拿在手心展示。

    在日光照耀下,上面刻着的“山河”二字气势磅礴。

    “此乃上古玉牌,可镇压一方山河。只要有此物,便可再封印上古妖族一千年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下方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望山宗主得意一笑:“不过,此物只有云竹君能够驱使。”

    前半句话是真的,后半句话是假的。

    这玉牌落入谁的手中都有用,这样说,不过是为了增加筹码罢了。

    说完了这一番话,望山宗主看向了沈霁筠:“云竹君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沈霁筠不可置否,只道:“给我一观。”

    望山宗主没有多想,就将玉牌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面前的这个“云竹君”不过是假货,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,给了玉牌也没什么,随时都可以拿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