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格格党 > > 白月光他回来了 > 第68章 再来三招
    烟雾散去。

    叶荒抬起了眼皮, 看向了声音传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少年身穿浅绿色的衣物,身上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,怀中还抱着一只乖巧柔软的兔子。

    他的眉眼天真纯粹,远远地看着叶荒, 就好似一片虚影, 看得并不真切。

    叶荒眼前的血色退去些许, 低声说道:“我守住了。”

    他叶荒这辈子,忘恩负义也好,识人不清也罢……不管如何, 好歹还有一个可以值得一说的优点。

    那就是守信。

    只要是叶荒答应了的事情,就没有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荒的思绪不禁飘到了数百年前。

    跨越了数百年的时间, 也同样是在这个地方, 发生了故事的开端。

    那时他与少年来到东荒。

    药修出身的少年悲天悯人, 眉眼中带着一股怜悯而又天真的神情。他看着东荒荒野外噬人的妖兽, 心生疑惑:“你说, 万一有一天妖兽袭击东荒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叶荒失笑:“妖兽有什么好怕的?”

    少年的声音软软的,轻声说道:“妖兽, 会吃人呀,可吓人了呢。”

    叶荒并不在意, 随口哄道:“不用害怕, 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少年歪了歪头:“我不怕妖兽, 是东荒城中的人害怕, 你能保护我, 又不能保护整座城的人。”

    叶荒当时的回答是什么?

    那时他认错了救命恩人, 虽与少年在一起了, 但却并不在意。听到这话, 也只是敷衍地说:“我会保护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于是,一语成谶。

    从少年葬身于妖兽潮之中后,叶荒便一直守在东荒主城,寸步不离,只为完成当初一句儿戏般的许诺。

    数百年前的画面与现在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少年的唇角绽开了一道软和的笑意,随后,他的身影散去,取而代之的则是漫天的灰雾。

    雾气沸腾涌动,似乎在积蓄着惊天的一击。

    叶荒原本已是筋疲力尽,此时却莫名地生出了一股力气。他挺直了脊背,毫不退却地望着面前铺天盖地而来的灰雾。

    在生死危机之前,他不怯反笑,声音清晰可闻:“小晚,答应你的……我做到了。”

    只要他能够挡下这第三招,上古妖族自然会愿赌服输,往后退一百里,并且在一段时间之内不再进攻东荒。

    就算,这一切需要付出他的代价是他的命,也是值得的了。

    这是叶荒为了这个承诺,做出的最后一件事了。

    自此以后,不论生死、不论结果如何,东荒发生的一切都将与他毫无瓜葛。

    结束了。

    风沙猛烈。

    叶荒闭上了眼睛,手指猛地攥紧,握住了身后插-着的长-枪,就待最后一刻,将自己的浑身灵力燃烧起来,抵挡住这最后的一击。

    可偏偏有人不愿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剑气惊鸿而来,缓缓将天地分割。

    灰雾下沉,青云上浮。

    一切都泾渭分明,不再搅和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叶荒似有所感,缓缓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看见了一道天青色的身影翩然落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不是谢小晚。

    在看清楚来人之后,叶荒有些嫌弃地说:“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沈霁筠收手止步,缓慢地转过身,挡在了叶荒的面前,直面对上了浓浓的灰雾。

    灰雾与沈霁筠凝视了片刻,泛起了一阵阵的涟漪。

    “又来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叶荒,你犯规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好是你一个人挡下我们三招的,现在这个人……又算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叶荒啐出了一口鲜血,哑着声音说:“云竹君,让开,我来接这最后一招。”

    沈霁筠平静地说:“你会死。”

    叶荒抬手擦拭了一下唇角残余着的血迹,笑了起来:“烂命一条,死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沈霁筠的动作一顿,说道:“你不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按道理来说,这是人族妖族之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叶荒虽为东荒之主,但他也是妖,不必为身后的东荒主城做到这般的地步。

    叶荒听明白沈霁筠话中的意思,暴躁的脾气上来了,直接骂道:“还不快滚——”

    沈霁筠没有动,只有垂下的衣角轻轻晃动。

    叶荒想要挪动脚步,走到沈霁筠的面前去。可是他现在实在是太过于虚弱了,刚刚脱离了长-枪的依仗,就双腿一软,差点就直接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沈霁筠拧起了眉头,抬手挥出一道灵气,将叶荒稳稳地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荒手持着长-枪,将将站稳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沈霁筠冷淡地说:“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叶荒龇牙咧嘴:“这是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沈霁筠:“这是人族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两人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灰雾中的上古妖族等待得却不耐烦了,不同的声音依次开口询问:

    “叶荒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刚才的赌约,还算不算数了?”

    “说好了三招定胜负,中途出现别人,又算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沈霁筠听了他们的交谈声,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叶荒与上古妖族打了一个赌,只要以一己之力挡下三招,妖族就退开一百里,在一定时间之内不准靠近东荒主城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……

    沈霁筠对上了涌动的灰雾:“三招是吗?”他的右手垂在身侧,轻声说道,“赌约可以继续,只是,换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一个狂妄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,一个比一个要狂。但是,狂妄并不是一件好事,会要了你的性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,我们可不会手下留情了。”

    一阵清风刮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霁筠抬起了手臂,以手指为剑,其中吞吐着一道杀意十足的剑气,声音平稳:“再来三招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规则要变上一变。”沈霁筠的声音有些冷,“我出三招,若是没有逼退你们,我输。若是你们后退一步,你们输。”

    “我输,东荒让给你们。你们输,三个月内不可靠近一步。”

    这个赌约,听起来比之前的还要简单。

    击败面前这个人,上古妖族还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可现在的规则掉了个个就不一样了,他们信心十足,觉得自己不可能被击败,没过多久,就给出了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很强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或许你可以答应我们其中的一个、两个……但是,你赢不了一个整体。”

    “你输定了。”

    沈霁筠波澜不惊,额心的红痕鲜明,犹如缓缓流动着的岩浆。他望着面前的灰雾,轻声落下:“第一招。”

    在最后一个字说出的时候,只听见天地间传来了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连带着身后的东荒主城都震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叮咚——

    一块石砖从上掉落了下来,在地上滚了一圈,方才停止。

    沈霁筠向前劈出一剑,于此同时,他的右脚轻轻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极为平淡的一剑,甚至都没有发出一点多余的动静,可灰雾就为之颤抖了起来,连原本浓稠的颜色都变淡了一些。

    沈霁筠抬起眼皮,紧接而上:“第二招。”

    有是一道剑光而出。

    在剑光落下的一瞬间,灰雾溃散了一部分,其中传出了一道微弱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沈霁筠不为所动,抬起了手臂,右手在半空中虚虚一抓。

    他重修的是杀戮之道。

    杀戮,自古以来便存在于世间。更不用说,这里是东荒。从古至今以来,所有丧命于此的人与妖,所产生的负面情绪都从泥土中蔓延了出来,化作了丝丝缕缕的红线。

    最终,这些红线落入了沈霁筠的手中,形成了一把长剑。

    长剑剑刃锋利平整,好似鲜血在其中流淌着。

    沈霁筠:“第三招。”

    也是最后一招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灰雾中的上古妖族终于反应过来了,这一剑之中包含了上千年来因死亡杀戮产生的负面情绪,若是硬接下这一招,必定会承受不了,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在这一剑面前,它们生出了些许的恐惧,甚至控制不了周身的灰雾,不自觉地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沈霁筠最终还是没有挥出这一剑,而是虚虚握着吞吐的剑意,静静地看着灰雾,说:“你们输了。”

    灰雾不甘地蠕动了一下,其中的上古妖族在激烈地争吵着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谁退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们输了,愿赌服输!”

    不管如何不情愿,上古妖族都是极其守信的,最终认下了赌局的结果。

    灰雾收缩退去,一直退到了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可沈霁筠依旧没有动,还保持着持剑的动作,冷冷地盯着灰雾,像是在威慑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一直到灰雾消失在视野中,他方才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身后,传来了叶荒的大笑声:“哈哈……一群蠢货。”他一边吐血一边说,“没想到还真的被你骗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沈霁筠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以他一己之力,确实不可能是上古妖族们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只能另辟蹊径了。

    他顺着叶荒与上古妖族的赌约说了下去,重新开了一个赌局。

    逼退上古妖族不容易,可吓退它们,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沈霁筠的这一剑凝聚了浑身的灵气,若是挥出去,确实有可能伤到上古妖族,但更多的是自己重伤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他就是纯粹在赌。

    赌上古妖族会害怕。

    赌他不用挥出这一剑。

    叶荒:“没想到,云竹君也是一个赌徒。”

    沈霁筠意有所指:“我赌的,从来不只是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还有更多。

    比如……

    沈霁筠的余光一瞥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道红影翩然而至。

    -

    谢小晚轻轻落在了一棵枯树上,在轻轻一点后,又贴着地面飞行了一段路。

    等他到的时候,东荒四周围着的灰雾已经退去,盘亘在了不远处,其中的视线虎视眈眈地盯着东荒主城,随时准备着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身上玉牌的完好,谢小晚藏在了暗处,一直到现在,他才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绕过了地上的枯草,看见前方一块空地上,一个人站着,一个人坐着。

    其中站着的是沈霁筠,他的脊背挺直,好像是不管什么时候,不管遇到了如何的波折,都不会改变这一点仪态。

    而叶荒就没有这么讲究了,大喇喇地盘膝坐在了地上,背上还靠着一把长-枪。

    唯一相同的是,两个人在看到谢小晚过来的时候,都不约而同地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沈霁筠:“小晚……”

    叶荒:“小晚!”

    两个人同时开口,然后互相看了一眼,又同时流露出了敌视之意。

    谢小晚的脚步一顿,迟疑了一下:“我是不是来得……不太是时候?”

    沈霁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叶荒:“……”

    风沙逐渐平息了下来,日头升起,驱散了顶端的阴霾。

    谢小晚走入了东荒主城。

    之前来的时候,东荒主城中还算得上是热闹,可现在转头一望,满街上不见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因为太久没有人打扫,地上的落叶都堆积了厚厚的一层,一踩上去就吱嘎作响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他问。

    叶荒咳嗽了一声,开口说道:“都走了。”

    东荒不是什么好地方,本来就贫瘠严寒,现在又闹出了上古妖族的事情,普通的凡人早就搬迁走了,剩下来的都是一些忠心耿耿的东荒护卫。

    谢小晚走了一圈,想到了什么,转过头说:“叶荒。”

    叶荒:“嗯?”

    谢小晚问:“你知道这个吗?”

    叶荒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谢小晚的手掌张开,可以看见其中躺着两块玉牌,其中一块上面刻着“山河”,其中一块刻着“永镇”。

    叶荒沉吟片刻,给出了回答:“我好像见过这个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: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叶荒身为东荒之主这么多年,肯定知道一些旁人不知晓的辛密,他一边回忆,一边说:“我在一幅画中见过。”

    那幅画就被收藏在叶荒的储物手镯之中,这是他成为东荒之主时获得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他缓缓展开了画卷。

    画卷一摊开,就感觉其中一股阴风迎面吹了过来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可以看见上面弥漫着一团灰雾,雾气之中,出现了一张又一张扭曲的脸庞,似妖似魔,嗜血狰狞。

    在脸庞围绕着的中间处,可见一块放大版的玉牌插-在地上,上面写着“永镇山河”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发现那些妖魔想要接近玉牌,却又被散发出来的莹莹光芒所阻止,显现出了一副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谢小晚: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沈霁筠开口说道:“妖族祖地。”

    谢小晚摸了摸鼻尖:“这又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看起来,玉牌只有在这个地方才能起到效用。

    沈霁筠说:“应该就在灰雾中间。”

    妖族祖地是上古妖族的沉睡之处,也是他们的命脉之处,故而极为隐秘,一般外人根本难以靠近。

    谢小晚咋舌:“难道,我们还要进到灰雾之中吗?”

    这个难度,也太高了一点吧?